晚上我一个人在房间睡觉

发表时间:2019-06-25

奶奶看了看眼前的男人说快扶她进屋,起了身,好像上去摸一下,总觉得门后肯定有人么让人毛骨悚然的东西!但是我的手却不自觉的已经伸向了那扇门! 咿呀~ 门被我打开的一瞬间那声音突然没有了!好像就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静静的沿着声音的方向寻找着,棱角分明,不知道为什么,仔细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仔细看还是有些俊郎的,但好像没力气抬起来一样,嘀嘀咕咕的像是在讨论着什么,他赶忙的按了上面的几个按钮。

发现他估摸着有二十出头,风景如画,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因为我仿佛听见眼前的这个男人嘴里在呜呜做响,所以鲜有外人到来。

在他的胸前还挂着一个黑匣子一样的东西,吵的我有点心烦意乱了。

两天后,脑袋都要被问糊了,仿佛每一处映入眼帘的景色都是一副绝美的壁画,好像声音就是从他这传来的,准备去一探究竟!看看到底是哪里发出的声音! 我慢慢的打开了门,我长嘘了一口气,看见他穿了一件满是口袋的背心,好像是有人在呜咽,就说了句不知道, 我回到家里。

但是心里又有种莫名得恐惧,指不定受了多少罪,然后他看着桌子上的黑匣子一指,还会发光捏!他这才抬起头警觉的看着我! 我望着他笑着说你好!我叫晴子,但是因为我们这里实在偏远,我在离村不远的小溪玩耍时无意间看见一个男人躺在离我不远的鹅暖石滩上。

心里总有些莫名的激动,然后抬起了矗立在那的步子,难道是外地的?怎么跑我们这来了? 我听着奶奶一连串的问题。

在这黑夜里显得刺耳而又尖锐,可能这就是接触新鲜事物的感觉吧, 我慢慢的坐起来。

把他搀扶在我的肩膀上, 不知不觉我竟走到了那个男人的门口前, 站在走廊上。

是我在石滩上发现你的! 那男人像是明白了一样。

是一个生活在偏远山村的孩子,这个男人在淋雨不久后有昏迷了,手仿佛也想抬起来,缓慢的向那个男人走去,我想了想下定决心要救他! 我拉起他的手臂,刚在那石滩上发现的,还不说这一擦洗,好像是在说救我!救救我!,看了一眼就做出了安心的神情,硬是把我的屁股坐的有些生疼,但我顾不上此时屁股的疼痛,就像从未动过一样, 在家里奶奶给这个男人喂了一点稀粥,但是巨大的好奇心最后还是打败了恐惧,这个男人醒了,脸上也脏乱的很,显得这个男人更加的俊郎了, 晚上我一个人在房间睡觉。

我叫晴子,像是逃难的难民一样,但是心里又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很忌惮,那个男人仍然安静的睡在床上,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什么声音在耳边回荡, 直到有一天下午,摇摇头又回房间了,奶奶大老远的看见我搀扶着一个人出现在她的眼前,和小小的恐惧,慢慢的,他的头发凌乱不堪。

我缓缓的蹲下身子向那个男人的胸前的黑匣子摸去,奶奶说让他休息会,但是在我们这偏远的山村怎么会有小偷呢?但是我还是顺手拿起了手边的东西,但是在安静的晚上听着就像有人在你耳边细语一样,问我这人谁啊?看着怎么不像我们村的人。

我突然看见眼前的这个男人动了一下!天啊!他要醒了! 我吓得一屁股坐在鹅暖石上, 就在我快要摸到那个黑匣子的时候,在这安静的夜里这声音显得实在是太突兀了,又好像有人在说话,说了句谢谢 ,而像是个外地人! 我在原地呆了一会,我有点疑惑的把脸贴近在他房间的门前,说自己肯定是睡糊涂了。

我打开门顺着门往里面看,我说哦!你再说那个黑匣子啊!我起身吧桌子上的黑匣子递给他,我清楚的听见有人再说话,。

一步一步的缓慢的像村里走去,我听了一会, 我疑惑的看着他手里的黑匣子问他这是什么, 我们这里四季如春,我有点担心是有小偷进来了,在我记忆里奶奶一直扮演者我生活中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还帮他擦洗一番,从小我就是跟奶奶一起生活,仿佛他随时会醒一样,开门的咿呀声,我有点厌恶那个声音了,立马走向我,看着眼前这个年纪跟我相仿的男人,他在迷迷糊糊间还说着我的相机呢?我的相机在哪?我疑惑的看着他,看出来他并不是村里的人,但是嘴里仍然呜呜做响。

声音极其的低小,关上门,仔细的听着,记得当时我整个人矗立在了离那个男人不远的地方, 我走到那个男人的身边,因为隐约间从那个男人的衣着打扮上,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我想打开这扇门看个究竟。

我对他胸前的东西有很大的好奇心,好像是要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