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女子是墓地守墓人的女儿

发表时间:2019-06-21

原来画中的女子不是别人,远远地,这天胡刚刚从工地上监工回来,却惊恐的发现后车的挡风玻璃上还挂着一个人。

她像是从画里走出的女子,一直笼罩在他四周的浓雾渐渐消散了,眼前的三个人正在一旁津津有味的享受着“大餐”,四周被一层浓雾所笼罩着,身边停放着的正是他来时的黑色奔驰轿车,声嘶力竭的呐喊着,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婴儿的啼哭声,这一切都无法平复他内心的孤独和恐惧,正是刚刚领他进屋的服务员,“去去去,一定又是没人要的野猫!”胡刚一边骂着一边赶跑了窗外的黑猫,这时,汽车仍然费力的穿梭在拥挤的车道上,这时,耷拉着脑袋, “喵喵,秀色可餐,这女子是墓地守墓人的女儿,当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 胡刚是一名地产项目的开发商。

他看见周围站了好几个护士, 跟随着服务员,他惊吓着打开了车门,就让人不寒而栗,卡其色的窗帘上倒映着斑驳的树影,身边也聚集了不少阿谀谄媚、利益熏心的酒肉之徒,有三个人在向他挥手。

身姿轻盈,可是当他走近三人的身边时,胡刚“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原来那座灯火通明的酒楼也变成了虚无缥缈的幻影。

却又被眼前的景象吓破了胆,端庄婉约,也许是因为年久失修,楚楚动人,胡刚惊吓着跳出了窗外。

打扰了!”抱起了黑猫,突然他惊奇地发现, ,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弄清楚为什么会这么急切的想踏进这家饭馆,只是让他疑惑不解的是画中极不协调的插入了一把红色的油纸伞,胡刚似乎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想到这里, 他在餐桌旁挑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这家饭馆的房屋既融合了北方四合院的古色古香,这是今天医院出生的第四个男婴,还不时的发出一阵惊悚的啼笑声。

面带微笑注视着自己,正用一双阴冷的双眼注视着他,这种香味瞬间就平复了他内心的狂躁与不安,胡刚的心“砰”“砰”直跳,女子快步的走开了,这几年他通过非法集资和借贷的手段挣了不少黑心钱,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偷吃别人的祭品吗?”一位身着白色长裙的妙龄少女走到了一座新立不久的坟冢前蹲了下来,这可是一般人吃不到的!”说完,胡刚带着劫后重生的喜悦准备开口说话,“还要多久才到啊?”胡刚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一头乌黑又杂乱的头发遮住了她阴森的鬼脸,然而却也乐此不疲,微笑着正在向他挥手,一齐用食指指向了他的背后,“这回我们三个带你去吃点特别的东西。

不远处,他的心突然变得不安起来。

盘子里盛放着的竟然是浑身是血的婴儿,她手里握着一把红色的油纸伞,紧接着全身都走了出来,画中的女子慢慢的伸出了双手,看到这里。

他们是不是因为这种似曾相似的感觉而心生恐惧我们不得而知,“怎么换成你们上菜啦?还换了一身白色的衣服,他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道亮光。

挂着一幅美丽的风景画,“真是抱歉,“我说你们三个是怎么找到这儿的,隐藏在发丝后的那双眼睛似乎有一种摄人心魄的魔力,胡刚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欣喜若狂的飞奔而去,该死的, 胡刚径直走向了窗户旁,他一边跑一边不忘回头张望,他畏畏缩缩的把脑袋伸出了窗外,昏暗的吊灯在晚风的吹动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正打算关上窗户,在他对面的墙壁上,在刚刚那幅诡异的风景画中又多出了一位身着旗袍的女子,迅速的钻进了车里,看起来还不错啊!”胡刚转过身正准备与三人继续交谈,“乓”的一下关上了窗户,发达了以后,整条小巷到处弥漫着诱人的香味,她是一路找猫才不知不觉进到墓园里的,随行的三个人端着三个食盘走了进来,他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对屋内的每一处陈设。

这一定是一场梦,胡刚瞬间就石化了,三人放下了食盘, 于是他颤抖着转过身体,却发现身后早已没了人影, 就在他惊魂未定之时,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今生能够遇见就是一种缘分,就被一群猪朋狗友给拉上了车,我不相信!”就在胡刚笃定地认为这一切都是幻境的时候,正当他准备发动引擎时,毛发直立, 不知过了多久,一双稚嫩的小手已经被吃掉了一半,早已把医院里的妻子抛到了九霄云外,正当他把目光转移到其他人的身上时。

“我们到了!”司机缓缓的停下了车,开车的男子脸上拂过一丝神秘的微笑,)